首页 > 投资 > 投资理财 > 正文

【p2p终结者xp】起底P2P“终结者”卢家帮:操控多家炸雷平台 平台累计交易规模超600亿 ...

来源:投资理财   2019-01-03 11:06:21


    自7月初开始,一批网贷平台以疾风骤雨之势纷纷炸雷,这些平台的相似点逐渐被扒出,比如“国资”站台、实际控制人层层隐藏。众多平台的实际操盘方纷纷指向多个卢姓人士及关联人群。
  近日,在投资者对炸雷平台壹佰金融的不断追索下,平台运营细节逐步浮出水面,有关卢姓人士的更多故事逐渐暴露。
  就在7月19日晚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接到投资者代表消息,壹佰金融财务总监、股东代表姜丽丽已投案自首,警察在壹佰金融办公室现场将其带走。而在此之前,姜丽丽向现场投资者坦白了部分平台运营细节,其中涉及在“卢总”的指示下转移平台资金。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通过公开报道已经炸雷的和卢氏相关的P2P平台共有9家,平台交易规模超过600亿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疑似卢氏宗亲、旗下公司高管、上市公司股东等十数人纷纷卷入众多炸雷P2P平台,在他们背后是一张庞大繁杂的隐秘关系网。
  起底P2P“终结者”卢家帮:操控多家炸雷平台 平台累计交易规模超600亿1
  人物关系图
  曝光:“大卢”融资“小卢”担保
  年8月29日,来自温州瑞安的商人卢立建在澳大利亚国家证券交易所(NSX)敲响了开市锣。从南海舰队退伍,在衡阳起家,仅仅5年时间,商人卢立建就把旗下从事光通信产品制造的“中科光电”品牌资产送到海外资本市场上市。
  在此前夕,卢立建将26亿的光通信产业投资计划签到老家瑞安,被誉为温商回归功勋人物。而去年5月后,温州新闻网公开报道称卢立建响应温州市委市政府助推温企上市的号召,启动了旗下在浙江和江苏的中科光电资产的A股上市计划,此后更与国泰君安签订了A股上市辅导协议。
  起底P2P“终结者”卢家帮:操控多家炸雷平台 平台累计交易规模超600亿2
  然而“出海”不到两年后,商人卢立建和他的中科光电卷入多地P2P连环炸雷的风暴中,将他和这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的是另一名卢姓人士——卢智建。
  月18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再次来到风暴中的壹佰金融,亲历了平台CEO黄郴雅与投资者代表的第N次会谈,在这场交谈中,更多关键证据摆上了台面。
  记者现场获得了一份壹佰金融机构代偿名单,显示上海依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依茸”)的代偿金额达2.28亿元,而在日前黄郴雅与投资者会面时称平台待收规模本金加利息大约为2.7亿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黄郴雅表示,上海依茸是平台新老股东交割后由“卢总”推荐的渠道。黄郴雅口中的“卢总”是卢智建,她称平常主要和卢智建联系,和卢立建接触得少,“看厂的时候就去了卢立建那里(中科光电)。”
  黄郴雅表示,新股东进入壹佰金融后,有两家机构对接平台发标,其中一家是上海依茸,另外一家是杭州的一家公司,但由于杭州公司找的担保企业资质不合适,杭州这家公司最终也是通过上海依茸向平台借款。
  据了解,在壹佰金融新老股东交割时曾有约定,老的资产由老股东担保兜底,新的资产标的由新股东担保代偿。“今年6月份卢总(卢智建)提到年末要把平台规模做到10亿待收规模,有了这样一个目标,平台高管们都比较审慎,我们开始介入考察资产端和担保企业,在以前我们都是不碰这一块的。”
  按照黄郴雅的说法,上海依茸和平台对接后,由于他们都不了解资产端以及担保企业的情况,平台高管们遂提出实地考察上海依茸的要求。但财务总监姜丽丽表示上海太远了,在平台和上海依茸再次对接后,对方安排了去衡阳市中科光电子有限公司(简称“衡阳中科光电”)。
  黄郴雅表示,今年6月初她和几名高管去了衡阳中科光电看厂,当时“我们问过他们(卢智建和卢立建)的关系,他们说他们是叔侄关系,但我们也没去核实。”
  起底P2P“终结者”卢家帮:操控多家炸雷平台 平台累计交易规模超600亿3
  此前多个媒体披露的信源称卢智建亦即“卢志建”,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留意到,7月22日晚间网贷之家公开了卢立建与卢志建的身份证信息,二人分别出生在1972年9月和1971年10月,出生地点分别是在瑞安市陶山镇和瑞安市碧山镇。从这些信息来看,此前媒体称二人为兄弟关系,这种可能性比较小
  据了解,在壹佰金融内部,高管们称卢智建为“大卢总”,称卢立建为“小卢总”。黄郴雅表示,她平时都跟上海的大卢总联系,小卢总主要和平台财务的人联系,黄郴雅等高管今年去过衡阳中科光电以及浙江瑞安的中科光电考察。
  一名投资者代表当场质询,“洪总(即洪建荣,壹佰金融的法定代表人)中午给我们打电话说中科光电出具过担保函,这份担保函现在在哪里?”
  黄郴雅表示,目前他们还在找这份担保函,她本人没有负责过档案保管,她称中科光电负责担保是“洪总在平台买卖时就谈好的”,只要是由卢智建推荐来的渠道都由中科光电方面担保,这就包括上文提及的上海依茸。
  现场投资者反映,他们拨打过上海依茸推荐过来的借款方电话,有的是空号,有的否认借款事实。投资者就此质询过壹佰金融风控总监董晓峰,据了解,董晓峰称他只负责签字,因为标的都是“卢总推荐过来的”,而董晓峰已经在平台出事前两周回了浙江老家。
  查阅工商资料发现,上海依茸成立于2015年12月,去年12月,冯式华和李特两名自然人成为该公司的新股东,各持股90%和10%,两人名下关联的公司仅上海依茸一家,其他信息再无可查。
  记者现场拨打上海依茸的办公电话,接通后对方一直表示听不清,遂挂断电话。黄郴雅称,“上海依茸不是联系不上,而是不还款,他们说资金流紧张……平台出事后小卢总给我打过电话,大卢总现在联系不到。”  (上海依茸出具的担保函)
  扯皮:二卢隔空“对峙”
  随着多家P2P平台相继炸雷以及媒体的报道,二卢旗下公司终于发声了,只不过双方大有“杠上了”的意思。
  工商资料显示,卢智建旗下没有任何公司。但公开报道及相关企业官网显示,卢智建为上海澜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澜升集团”)执行董事、上海澜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澜升资产”)执行董事长,亦为“澜升”系列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与黄郴雅口中的“上海的大卢总”等描述相符。
  月16日,衡阳中科光电针对网络舆情发布一则澄清公告,公告称衡阳中科光电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卢立建并未参与人人爱家、壹佰金融等P2P平台的任何经营活动,也非上述平台的实际控制人,“部分媒体存在人员混淆的情况,不排除有人恶意混淆视听”,公司在卢立建的主持下一切运营正常。
  衡阳中科光电承认与人人爱家等平台存在正常的融资借款业务关系,但借款归还一直处于良性状态。7月5日,因平台关闭导致了部分资金归还的路径被阻断,而非公司自身的资金链出现问题。
  衡阳中科光电称澜升集团与公司属于正常的投资与被投资关系,目前澜升集团出现兑付投资者资金困难的情况,鉴于澜升集团在公司的客观投资情况以及应澜升集团董事长李国柱的请求,衡阳中科光电愿意在澜升集团资不抵债时为其提供最高限额3亿元的担保。
  衡阳中科光电的这封澄清公告引起了澜升集团全资子公司澜升资产的回应。
  月18日,澜升资产公告称,近期公司投资项目出现到期本息逾期的情况,公司于7月7日派出工作人员代表前往衡阳中科光电协商,催要逾期欠款。截至7月18日上午,衡阳中科光电仍未按照合同约定还款,亦未出具还款计划书,导致双方协商无果。澜升资产表示,公司已经委托律师介入处理催债等工作。
  仅从这两份公告来看,其中逻辑已是纷纷扰扰,而在双方公告你来我往之后,更有戏剧性的一幕随之出现。7月19日上午8点左右,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登陆NSX官网查阅到中科光电当天针对国内媒体报道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于7月16日晚间才得知衡阳中科光电发布了上述澄清公告,衡阳中科光电发布公告前没有和

【p2p终结者xp】起底P2P“终结者”卢家帮:操控多家炸雷平台 平台累计交易规模超600亿 ...

//m.xuanliwang.com/touzi/touzilicai/79984.html

推荐访问: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恐慌世界]警惕恐慌情绪 关注流动性问题

下一篇:p2p行业爆雷潮_行业“爆雷潮”警示:金融防控要打提前量

Copyright © 2017 选理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访问 触屏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