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新闻 > 正文

避开实名认证手机

来源:科技新闻   2019-02-26 13:46:50

  程序员开发“黑科技” “黑软件”可避开手机实名认证。选理财经网精心为大家整理了避开实名认证手机,希望对你有帮助。

  避开实名认证手机

  眼下,各大运营商对手机实名制补登记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手机实名制登记也利于更好地限制、减少利用通讯实施的违法、违规行为。然而,近日徐州开审一起新型案件,两名被告人利用上线程序员开发出的“黑”软件,贩售给与运营商合作的社会营业厅,运行该软件居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附着在运营商主软件下,绕开主程序身份验证,无需实名就可为客户办理各类业务。由于该软件运行方便、不易发觉,在短时间内,就有徐州、镇江、淮安等地50家多与运营商合作的社会营业厅购买。短短几个月时间,两名被告人仅靠出售软件就获利5万元余元。泉山法院开庭审理该案时,公诉机关指控2名被告人以故意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后果特别严重,应当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程序员开发“黑”技术 能轻松绕开运营商身份验证

  庭审查明,2015年9月份,徐州警方接到移动徐州分公司报警,称发现旗下合作的社会营业厅运行不法软件,能绕过运营商二代身份证验证办理业务。警方随后调查发现,涉事的合作营业厅安装了一款“虚拟阅读”软件,在运行运营商主程序时,打开该软件,即可自动生成二代证虚拟信息,并通过该软件上传到移动公司的业务系统中,令业务系统无法对其产生的信息进行真伪识别。

  随着警方调查深入,该软件开发者王某(另案处理)浮出水面。经查,王某是江西南昌人,2002年从一家电脑学校毕业,先后在多家软件公司担任程序员岗位,被抓前还是在南昌一家信息科技公司研发部从事程序设计。2013年,王某曾在网络论坛留下信息,称自己可以制作手机卡业务的相关软件,很快就有人联系他,提出要其设计出能避开运营商身份验证的软件,彼时,王某心知这样的软件肯定是违法的“黑技术”,也未想过开发这样的程序。不过,此事也让王某嗅到了“商机”,很快,王某家中遇事急需钱,他很快就想到了该项“黑技术”。

  程序员的功底让王某很快找到了突破口,他通过网络下载运营商业务程序运行的相关资料,针对性的开发出了免刷二代身份证就可办理手机业务的软件,并将其命名为“虚拟二代阅读器”。该款软件适用于电信、移动和联通,操作也极为简单,只需在与运营商合作的社会营业厅先打开主程序,在进入读取二代身份证系统后,再打开“虚拟二代阅读器”,会自动生成姓名、性别、身份证号、地址、头像等虚假信息,将这些信息填写到运营商读取二代身份证系统,就完成了验证,接下来办理任何业务都不用再刷身份证。

  上线在网络贩售“黑技术” 下线卖到各地营业厅

  作为该案的上线,王某只通过网络对外贩售该软件,他通过在淘宝开店、在QQ、微信群中,向人推销销售该软件。王某情知该软件违法,在开设的淘宝店中,伪装成“老年手机”销售店,购买者拍下商品后,他以每套软件500元的价格网上出售,因为担心软件可复制性,王某专门设计了注册码验证程序,每个购买者在交易完成后,他才会发送一个序列号,且该序列号只能在一台电脑上使用。

  王某的软件要真正使用,还必须装进运营商营业厅,很快,该案的下线李某、刘某找到了他。李某和刘某分别是邳州八义集镇、运河镇人,两人都在老家当地经营合作营业厅。2015年3月份,李某最先在网络上看到了王某推销软件的广告。李某表示,营业厅平时都有业务压力,而在实际营业中,经常有客户提出不用身份证办理业务,李某认为利用该软件,他的业务量会骤然增加。很快,李某以350元的价格购买了软件。在实际使用中,李某发现该软件非常好用,且不易被运营商察觉,他又将软件推销给同样开营业厅的刘某。

  两人在使用该软件过程中,渐渐不满足各自营业厅业务量的增加,两人觉得社会营业厅那么多,卖软件才是攫取暴利的好路子。贪心的李某还想了一个办法,在购买了上线王某软件后,他又让刘某通过网络联系到“高手”破解了王某设置的注册码程序,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将一套软件进行无数次复制出售。

  此后,李某、刘某二人先是搜集到各地营业厅的联系电话,通过电话对外推销软件,接到业务后,两人上门进行安装。去年3月26日,两人做成了第一笔生意,获利500元。因该软件非常“好用”,两人业务量不断。没想到,去年4月份,由于各大运营商系统升级,原有的“黑卡”软件不能使用,通过练习,上线王某很快也完成了软件升级,王某将未加密的新软件的价格提到了5000元,尝到甜头的李某毫不犹豫付了钱,他在兜售新软件时,也随之加价,少的售价1000元,多的卖到1500元。

  仅仅几个月时间,李、刘二人就将软件卖到了徐州多地的社会营业厅,他们的业务还拓展到省内镇江、淮安等城市。对于每一笔订单,李、刘二人都是亲自上门安装测试,再收下货款。仅仅在几个月时间内,两人就获利5万多元。

  检方指控被告犯有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庭审中,检方指控李某、刘某二人以故意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后果特别严重,应当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两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提出了指控其犯有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证据不足。

  法院认为,本案存在一定争议,但是基本事实是可以确定的。本案涉及的软件是否具有破坏性程序,控辩双方有不同的意见,鉴定是相对客观的东西,鉴定并非是定案的唯一依据,在缺乏鉴定意见的情况下,法院审判人员也可以依据本案其他证据情况直接认定相关事实。法官表示,当前我国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层出不穷,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今年8月的徐玉玉事件影响很大,犯罪分子就是用电话黑卡冒充教育局工作人员以发放助学金名义对徐玉玉实施电话诈骗的。电话“黑卡”泛滥,给不法分子实施电信网络诈骗、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恶意骚扰推销等违法犯罪提供便利。而二被告人通过实施犯罪行为为电话黑卡的办理提供了便利条件,根据本案证据显示,公安机关仅从涉案的一家营业厅里就扣押了60余张电话黑卡,其社会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

  在法庭最后环节,两被告人有悔罪表现,希望法庭能从轻处罚。经审理,主审法官宣布休庭,合议庭就本案的事实、证据和法律适用的意见认真评议

避开实名认证手机

//m.xuanliwang.com/xinwen/kejixinwen/83498.html

推荐访问: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麒麟970和麒麟710哪个好

下一篇:荣耀play内部消息

Copyright © 2017 选理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访问 触屏版 电脑版